• 電影獲獎快3年才上,首日賣不到5萬,他覺得人類進化了_仇晟

    發布時間:2021-03-07 發表于話題:有沒有三年后才開始還的貸款 點擊:80 當前位置:龍發金融 > 娛樂 > 電影 > 電影獲獎快3年才上,首日賣不到5萬,他覺得人類進化了_仇晟 手機閱讀

    01.煎熬三年:撤了,算了,完蛋了,麻木了,上了

    這是起起伏伏的三年,現在說起來我很麻木了。

    最開始是2018年7月拿到FIRST大獎,然后8月去了洛迦諾電影節,當時的一個想法就是,在2019年的年初,在那個偏文藝的春季檔上映。

    沒有實現這個美好的愿望,是因為一直沒拿到龍標,其實內容上的變動比較小,主要是等。

    我們去洛迦諾電影節之前,已經正常交北京局審查了,北京局很快就給了回饋,然后我們馬上做了修改。修改之后,北京局是說OK了,給了你一紙批文,說可以去國家局拿龍標了。

    但恰巧趕上國家局在換班子,它那個行政系統還沒倒過來。而我們距離電影節開幕只有一周左右時間,那一周我們每天去國家局咨詢,但一直等不到。

    當時就想,既然北京局的批文已經有了,內容上也沒有任何問題,而且他們也知道我們馬上要參加外國的電影節,那么……

    結果,這事就變性了,我們成了違規參賽,回來后再和國家局溝通就不成了。

    我還寫了三封檢討書,這是我成年以來第一次用稿紙寫東西,非常積極地去溝通。

    導演仇晟

    終于在2019年2月份OK了,拿到龍標,然后再送技審,相當于2019年4月正式拿到放映許可證。

    但那個時候春季已經過了,再籌備上映,就得到暑期了。我們就改了計劃,想在2019年的8月30號上映,當時自己定義它叫“開學檔”,其實就是湊一個暑期檔的尾巴。

    做了第一輪宣傳,離上映還有半個月的時候,就發現,那年暑期檔實在太熱了,到了8月30號,有《速度與激情:特別行動》,有一直大熱的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,我好朋友甘劍宇的《鋌而走險》也上了,然后還有《深夜食堂》,基本上排下來新片都有七八部。

    算了,不湊這個熱鬧了,撤了。

    于是就繼續等,但就在這個時候,盜版突然從網上冒出來了。

    因為這片之前在美國做了一個小范圍的公映,各大城市走了一圈,當時和美國的發行商簽訂的合作里,有涉及到發行英語的藍光碟,簽了合同,就得按照他們的節奏走。

    他們公司雖然就是一間辦公室,以及一個用來做碟片和印刷海報的地下室,總共4個人,但卻是一家30年的老廠,挺神的,近年來一直做洪尚秀和一些南美的作者導演。沒想到,他們在2020年年初就把《郊區的鳥》做出來了

    真沒想到,我這邊一延期,他們那個碟就出來了,于是“資源”就流到網上。

    當時我就覺得,挺嚇人的,完蛋了,廢了。

    最后就說2020年春天上映了吧,結果你知道的,電影院都沒了。

    其實在去年影院快開之前,我們跟愛奇藝談了一個合作,計劃直接線上發。可能我的出品人還有一點傳統的影院情結,但我是OK的。雖說不能完全回本,可對方給的收購價格也還可以。

    后來被《春潮》搶了先,它成了那時候第一部院轉網的文藝片,我們再做的話肯定就沒有那么受關注了。

    到現在,我和李淳黃璐的聯系還挺多。說實話,2019年的時候,大家熱情還比較高,但后來拖拖拉拉的,大家的熱情都會有一些減退。最近因為疫情的政策,李淳在臺灣來不了,黃璐呢最近又在三亞,來來回回挺折騰的,所以基本上以線上推廣為主了。

    或許我們總是有一點行動跟不上想法吧,就是有這個想法,但到了那時候又……包括之前還跟西影廠談合作,他們都想出錢做一些發行,我們也想借力打力,但最后沒談成,力沒借上,時間也浪費掉了。

    這個過程中,電影的評分,也對我產生挺大打擊

    02.拿大獎VS及格分:委屈,焦慮,被打倒了,以及如何釋然

    《郊區的鳥》這部電影的豆瓣評分最早是處在一個波動上,評分人數大概達到兩、三百人后,穩定在6.5、6.6。

    后來還降到過6.3,最近可能是因為前陣子百老匯的點映,又漲回去了0.1。

    為什么是這個分數?

    我最開始感覺能有7.5分,因為從我的角度,我覺得這片子挺好懂的,情感也很簡單很純粹。

    但可能是“FIRST最佳電影”這個標簽有一點調高觀眾們的預期,其實當年在拿獎之前,從我這片獲得好幾個提名的時候,期待就已經很高了。

    結果,大家看了就說,你這最佳影片也不過如此,名不符實嘛。或者說,我沒看懂。還有說,太長了,太慢了,我走了。

    對于這個分數,我最開始是有點……挺委屈的,它讓我處在一個非常焦慮的狀態,有那么一點被打倒的感覺

    《郊區的鳥》首映禮現場,導演仇晟與FIRST影展執行官李子為

    后來,就是2018年到2019年左右,我發現我在豆瓣上喜歡的一些電影也都是六點幾分,比方說《霓虹惡魔》《岸邊之旅》,還有柯南伯格的《大都會》。我就在豆瓣上列了一個豆列,就叫“迷之低分系列”,都是7分以下,但我又特別喜歡的片子。

    這個分數段的片子很有趣,有好評,有差評,在好評差評之間產生一個對話空間。好電影,就是用來討論的。

    喜歡6分片,拍了一6分片,這也很正常。

    這是我后來才發現的,因為《郊區的鳥》做完之后我才開始長時間玩豆瓣,之前我并不是豆瓣深度用戶。

    我發現現在這個時代特別數據為上,所謂的評分的數字為上,各大平臺都是把短內容置于長內容之上。

    短評就跟大眾點評網一樣,去一間餐廳,環境幾星、口感幾星,然后拍幾張照片,打個卡,立此存照,到此一游,平臺都在鼓勵這個,都在推這個。

    本來我以及我身邊的人的閱讀習慣都是先看長評,尤其先從經典電影開始,我想看一篇雄文,想把這個電影再嚼一嚼

    你看《郊區的鳥》的長評區,也有一些挺有意思的文章,我覺得很值得被看到。而且很有趣,長評區基本都是好評,可能給差評的沒辦法系統性地寫出一篇長評出來吧。

    所以就變成,大家看這部電影都是有一個第一印象,然后短評強化了那個第一印象,但沒有人去發掘第二印象,或者說去發掘一下這個片它更深層的好或差的東西。

    這次春節檔也是,大家被一些極端的評論所劫持,反而影片本身的東西有一點被忽略掉了。

    03.文藝導演的春節觀影攻略

    春節期間,我在老家杭州看了四部電影,《李煥英》《唐探3》《刺殺小說家》跟《人潮洶涌》,都是自己花錢買票,還拉了一個發小,他是電影圈外的人,在我的帶動下就變得比我還狂熱。

    這四部電影我們都是提前買的票,在大年初一,排了個日程,用一天把這個事干完了。我們沒有說先看哪個后看哪個,就確定了這四部是必須要看的,如果看完這四部還有力氣,就再看別的。

    但就沒有再看別的了。

    當時排出來的順序就是:《刺殺小說家》《唐探3》《李煥英》,最后是《人潮洶涌》。我就談談這種觀眾跟電影之間的現場的這個感覺吧。

    《刺殺小說家》,我很喜歡這個片,雖然中間有一些好的段落和不好的段落,但我挺喜歡的。我明顯感覺到,這個片在春節檔,是一個特別有棱角的東西,它像一塊怪石杵在那。它跟觀眾有一種不配合的態度,沒有和觀眾很親密,一上來的那些空間都跟我們日常的空間相差很遠,比較冷清。

    但就是這種感覺,很好,挺有趣的一個體驗。

    然后再看《唐探3》,我覺得片子最開始的半個小時很好,觀眾跟這個電影是同在的,就是眾樂樂并且還蠻巧妙的,好像在引領著觀眾。但是到后半段,我覺得它明顯失去了好幾個節點,我們之間的那個連接丟掉了,越來越遠,越來越遠,等到Michael Jackson的歌的時候,那個東西已經遠到不知道哪去了。

    整個現場是一個遞減的觀影,可能這種感覺影響了大家對它的評分。但我想的是,陳思誠在導演調度上,還有他的控制力上是很強的,那可是在東京拍的,只是他要的東西太多了。

    相比之下,《李煥英》的啟動就比較普通,開頭沒有給人特別深刻的印象。但是它的觀影體驗比較平穩,而且到最后還往上躥一下。《唐探3》就是有個很高的開頭,接著“啪”一下往下掉,而《李煥英》的觀影曲線是穩中有升

    我后來在豆瓣看到《李煥英》的一篇分析,回過頭來想還是有點道理,就是它把母職神圣化了,好像母親從來不曾有少女,這里面對女性有某種壓制,它是一種很深層的觀念意識,是隱藏的男權思維,也不一定就叫“男權思維”,只是因為社會既定的思維就是男權思維,賈玲就是在這種思維習慣下創作的。

    但從普通觀眾角度,我對《李煥英》蠻有共情,我會隨著它的情緒走,因為賈玲的發心是特別好的,她沒有想去鼓吹什么,也沒有想去顛覆什么,她就是停留在那邊。《唐探3》不同,侵華日軍的那個部分,其實是作為中國人對日本的一個反向的輸出,而且特別突然,這個東西怎么講呢?它有一點爽文的邏輯,但也值得去剖析,因為沒有太多人說這個。

    春節檔電影很特殊,它們的評論只有兩種聲音,一種是片方定制的聲音,一種是看完片每個人都想當網紅的聲音。

    沒有中間的多元有趣的聲音,我不知道是不是被前兩種聲音淹沒了,但我真的沒看到更多。

    我覺得做導演,必須在創作里暴露自己的缺陷和陰暗。

    我愿意做這樣暴露,因為只有導演暴露了,觀眾才能在大銀幕前暴露自己。你不暴露的話,你跟觀眾就是區隔的狀態,就有點虛偽了。

    拍電影,其實就是這樣一點點把自己剝開。

    我也是后來才發現,《郊區的鳥》的整個過程,是我在懺悔。

    04.作者的覺醒:我慢慢把我的罪惡挖出來,這事對我來說,不能算過去

    我這次回杭州做首映,不太想邀請原型人物到現場。因為我覺得,跟原型人物一起看這電影可能是一件更私密的事,我就想要不要私下組織一下請他們看,但可能就得再過一陣了,等宣傳什么事都完事了。

    其實一想到這,我還是會害怕,害怕什么呢?就是……害怕它會怎么著,它會引發大家什么樣的情緒。

    你問我《郊區的鳥》男主角小時候“重色輕友”,為了兩個女孩,還是有階級差異的兩個女孩,拋棄了胖子,拋棄了他最好的朋友,你這個點抓的挺好的。

    因為創作這部電影的整個過程,就像一個懺悔的過程,我是在懺悔。

    最開始我寫這個角色的時候,立場是完全不一樣的。我當然會把自己帶入到小夏昊身上,我覺得小夏昊是天真的、無辜的,他是期望胖子伴隨在他身邊的。

    可我越寫越發現就不是這么回事,某種程度上是我是在做一個自我分析,一個慢慢把底下的罪惡給挖出來的過程。

    越寫越不對,我發現小夏昊每一個選擇都導向了胖子的離去。你可以說小夏昊世故,說他有點算計、小自私,但他不是無辜的。

    當然真誠的東西也有,小夏昊那個“有錢的女朋友”小方婷送他一把玩具小提琴,他聽著《友誼地久天長》,有一種憂傷在里面,那個憂傷可能是某種預見性,某些伙伴即將離去了。但確實又是他一點點地把這個胖子給推開了,胖子的消失,小夏昊可能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。

    有些人其實不太理解,為什么成年夏昊會變成這樣子,悶悶的,有心事。但對于我來講,他內心有罪惡感

    我也是拍完剪著剪著,慢慢才有這個理解,并且才想到自己到底當時是做了啥。

    這事對我來說不能算過去了,只能說理解了過去是咋回事,這事也沒法和解,因為……我其實挺想找小胖子出來聊一聊,但我又不敢。我們一直有微信,但沒怎么聯系。

    至少,我用電影說出來了。但我覺得,如果只是作為導演完成了一部電影,只是自我完成,這是不對的,不是說我拍完了爽了,我就ok了,那這個電影通常沒啥看頭。

    恰恰因為我說完后,那個最終的完成,是在別的人那邊。有人看了這片,哦,也想起來,反照出自身的一些什么事,去跟長久不聯系的伙伴發了個微信,或者翻了翻以前的照片,或者去解決了一件事,這是通過別人來完成的。

    說白了,我要是能在現實生活中完成這種和解,我也就不用拍電影了。我要是有膽子直接找到胖子,坐下來,把以前的說一說。我說對不起,胖子,對不起,我以前做錯了。我要是做了這個事,我可能就不會拍《郊區的鳥》。

    對,我相當于,用一個大費周章的方式來完成一個道歉

    05.未來的未來的未來:我腦海里有個兩個億起步的科幻片項目

    我下一個要上的電影是《暗戀》黃斌是導演,我是聯合導演,應該是暑期上。

    其實對我來說,所謂選擇,還是在更前期思考的一個層面。選擇做什么內容,它自然會有那么相對配套的一個打法或玩法。

    我選擇《暗戀》,我就已經接受了它作為一個商業片的屬性,以及它后面的一系列玩法,做觀眾適應、吸收反饋,然后去做一個商業市場。

    《暗戀》海報

    商業片是一個比較集體的聲音,《唐探》其實蠻明顯,它就像是一個以陳思成為首的依次列開的一個陣,其實是這樣一個陣列在對你說話。

    那《暗戀》這樣的項目,我們的陣列是黃斌,還有原作者八月長安,編劇團隊,以及我的聲音,最終是要找到一個聲音的融合度。

    你問它跟生存有關系嗎?有,但它跟我自己的創作沖動也有關系。

    作為導演,你最好的狀態一定是在現場,如果你失去了現場,每天都在家里寫作,那就更接近作家的生活,導演需要現場去實驗,需要去跟演員溝通,然后看看它出來的是不是你的預想。

    導演需要練習。

    我特別佩服杜琪峰,就是因為,他在差別極大的題材中都能找到自己的聲音,都能找到自己的那個姿態,特別了不起。

    我覺得我現在絕對沒有到那個層次,但是我在試著看看。故事是別人的,但是你把它導出來,你把你的情感全部充沛地放進去,我覺得是一個更厲害的狀態。

    我不喜歡用“職業”這個詞來形容這個狀態,這是一個比“職業”更好的狀態,作為人來說是更好的狀態。

    我下一個項目是《犬父》,劇本基本上完成了,演員也有一些眉目,目前在融資的一個階段。

    《犬父》我關心的就是,如果一個人死了,能否通過現代技術手段再造一個人,這個再造出來的東西,到底是個啥東西?

    有一點軟科幻的成分,但都跟我的生活有關系,跟我失去父親的經歷有直接關系。

    你說我們現在這批導演都到了集體和上一輩至親說再見的時刻,對,《李煥英》也是啊,大家都在往回找。

    《犬父》的故事就是,杭州在迎接亞運會,有一個打拳擊的父親,看上去特別強特別健康,突然就掉隊了,故去了,但這個城市還在繼續發展,少年還在繼續成長。但是等到這個少年30歲的時候,他回望這個父親已經永久地失去了,他選擇以一個虛擬現實的方式,半自覺地再造了一個父親。

    可能是中國預算最低的科幻片吧。因為我之前學生物醫學工程的嘛,之前有一個研究方向是腦機接口,某種程度上就是上傳意識,這個跟我寫我爸這個事也有關系。

    怎么講呢,如果放進化論上來說,我有的時候會想,就在某一刻,我們人類已經變了一個物種,你可能跟公元前500年的一個人類,你們性交后是無法產生后代的,我們已經產生了生殖隔離,但這個事情又無法驗證。

    所以,我們現在到底還是不是以前的人了?可能我們已經進化了。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。那當我上傳意識,放到一個別的載體上,形成一個新的形態,這看上去就很明顯了吧。

    但可能進化不是這樣的跨越,進化是悄然發生的,沒有人知道。

    另外,有一套香港漫畫我挺喜歡,特別好看,它是把賽博朋克武俠雜交在一起,那里面就有挺惡俗的一個橋段,說外星人來地球,跟地球人生了一個孩子,那這孩子是啥?那個雜種是啥?

    咱們先不提這漫畫的名字,我不想讓太多人關注到,因為我太喜歡了,從中學到大學,完完整整看了三遍,太厲害了。

    我想翻拍它,腦海里已經有了一個概念,但這個項目怎么著也得兩個億起,我要再積蓄積蓄能量,一部部拍,一步步來。

    你看,《郊區的鳥》昨天的排片是170場,今天是189場,片子還有人看,還沒完蛋。

    本文來源:http://www.snowsharks.net.cn/info/278118.html

    標簽組:[電影] [電影節] [李煥英] [暗戀] [獲獎電影] [夏昊

    相關APP下載

    熱門話題

    娛樂推薦文章

    娛樂熱門文章

    免费看成年人视频在线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赏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