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大學生畢業4年,沉迷賭球網貸欠25萬,只能送外賣還債。_工作

    發布時間:2021-03-08 發表于話題:網貸過不了還有什么辦法借錢 點擊:53 當前位置:龍發金融 > 教育 > 大學 > 大學生畢業4年,沉迷賭球網貸欠25萬,只能送外賣還債。_工作 手機閱讀

    原標題:大學生畢業4年,沉迷賭球網貸欠25萬,只能送外賣還債。

    電影《鼠膽英雄》中閆大海說,天上是不會掉錢的,作為過來人,我奉勸大家,一定別賭,逢賭必輸,腳踏實地,認真做事、誠信做人,才是正道。

    2017年夏天,好朋友給我推薦了一款網絡賭球的APP,因為喜歡看足球和籃球比賽,大學時偶爾也會到彩票店下注押球,所以當好朋友推薦給我時,我欣然的接受了。但讓我做夢也想不到,這款網絡賭球APP就像吸血鬼一樣,等我醒悟了才發現,短短2年時間內,我竟然欠下高達25萬的債務。

    剛開始玩得比較小,50塊錢或100塊錢一把,也贏了一點錢。嘗到甜頭后,我越賭越大,2千、3千一把的賭,卻越賭越輸。那時候的我,就像一頭失去理智的牛,完全忘記自己每月的工資也才3千塊錢,最慘的時候,短短2個多小時,輸了8千多塊錢。

    自己的錢輸光了,就開始套信用卡、擼網貸,直到連網貸都借不到,就開始把目光轉向親戚朋友借,微信好友一遍一遍的翻,從比較熟的、聯系比較多的朋友開始借,借到錢就立馬拿去賭,幻想著能翻身。現在,我只能靠送外賣和酒店做服務員還債。

    送外賣途中

    2016年6月,我的大學生涯畫上了句號。畢業之后,我并沒有留在上海,而是選擇回海南老家發展。之所以做出這樣的決定,主要是因為上海競爭激烈,我一個普通的二本大學畢業生,學得又是管理類的專業,并沒有競爭優勢。當時在上海找了幾份銷售類的工作,工資只有5千塊,到手也就4千出頭。

    我出生在海南陵水的一個普通農村,村民們靠打工和種芒果維持生計,我的父母也不例外,送我讀大學花光了他們所有的積蓄。畢業后的一個多月,我在陵水的清水灣找到了一份物業管家的工作,主要負責物業管理、物業費的催繳,月薪3千多,實際到手3千元,包吃包住。

    之所以選擇這份工作,其實也是無奈之舉,小縣城好的就業崗位并不多,無非就是公務員、教師、醫生這些體制內的工作。大四那年,我報考了縣里的公務員,但沒考上,所以當我畢業回到老家時,擺在我面前的就只有兩個選擇,一是做房產中介,二是做物業管家。房產中介要求低,高中畢業生就可以勝任,而物業管家的學歷要求則是大專及以上,所以我選擇了后者。

    當時負責的小區在清水灣,屬于高端小區。清水灣長達幾公里的海景別墅和海景房都是由雅居樂開發的,這里的業主,非富即貴,還有不少明星,與他們打交道,讓我第一次見識到所謂的有錢人。

    清水灣

    因為房子離海邊也就三四百米,臺風天時,我需要挨家挨戶幫托管的業主上門查看房子,許多業主的房間都放著茅臺和我不認識的紅酒,其中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家業主,房間堆滿了茅臺酒,我算了一下,整整30 箱。

    更夸張的是,有一次溫州的業主過來,找我們拿鑰匙,一共拿走21把鑰匙,也就是21套房子。業主走后,同事笑著和我說:“窮人到底有多窮,我們真的知道,但有錢人到底多有錢,我們不知道。”

    與這些有錢業主打交道的過程中,我的內心漸漸地發生了微妙的變化,越來越渴望自己能夠一夜暴富,成為像他們那樣的有錢人。可現實是我每天幸苦上班,卻只拿著3千塊錢的工資,根本就看不到頭。

    于是,在做到第8個月的時候,我離職了,懷著一顆與實力不相匹配的野心,北上廣州尋找機會。到了廣州,為了省房租,我住進了朋友花500塊錢租的單間,他睡床上,我打地鋪。

    廣州的夏天,就像蒸桑拿,哪怕只穿著內褲,也會讓人出一身汗。白天,我冒著酷暑,西裝革履的出門面試,晚上,與朋友一起吃飯、聊天、看球賽。

    7月份,經過一個多月的面試,我終于找到了一份比較滿意的工作,是一家知名連鎖超市的采購助理崗,稅前工資5千每月。主要職責是協助采購經理整理分析廣州各超市的數據,說實話,工作不難不大,但每天與數據打交道,考驗的是人的耐心和細心。

    這期間,好朋友推薦了一個網絡賭球的APP給我,他告訴我最近一直用這個平臺賭球,賠率高,隨時都可以提現,很方便。因為我大學時偶爾會到彩票點下注押球,所以當朋友安利給我時,我欣然地接受了。但讓我做夢也想不到,這款網絡賭球的APP就像一個惡魔,一步步的把我推向萬丈深淵。

    剛開始,玩得比較小,50塊錢或100塊錢一把,有輸有贏,玩了一個多月,竟然賺了2千多塊錢,這讓我很開心,于是趕緊把錢提出來,請朋友吃了一頓牛肉火鍋。嘗到甜頭之后,我的膽子越來越大,開始加大賭注,幾千一把的玩。

    本想靠賭球每月再賺四五千,實現月入過萬的美夢,但令我想不到的是,到了17年國慶,短短一個月,我竟然倒虧了一萬多。那時候的我還以為是自己運氣不好,因為剛開始玩的時候有贏一些錢,所以并沒有意識到自己早已陷入別人設置好的圈套。

    朋友告訴我,他虧了5千多,不想再玩了。但我不甘心,依然接著賭,剛開始白天上班、晚上賭球,后來,隨著虧得越來越多,上班也沒心思了,就只顧著賭球。到了17年底,也就是接觸網絡賭球的第5個月,我竟然虧了7萬多塊錢。

    這些錢,有3萬多是我讀書和工作后攢下來的,其余的錢,都是從信用卡和借唄搞到的,差不多有4萬塊。盡管已經負債4萬,但我還能夠勉強的周轉過來,如果當時能夠收手,也不算很慘。朋友勸我,別玩了。

    我當時的內心特別矛盾,app刪除了又下載,下載了又刪除,這樣的舉動,有時侯一天就上演好幾次。2018年1月,我向公司提交了離職申請,之所以這么做,也是無奈之舉,因為心思全在賭球上,壓根就沒辦法專心工作,而采購助理每天又得和數據打交道,出了幾次錯誤后,也就不得不主動辭職。

    辭職之后,我離開廣州,回到了陵水。過完年后,我找了一份房地產中介的工作,因為身邊有不少朋友做中介賺了錢,買了車,于是我也想試試。

    當時陵水的房地產市場異常火熱,客戶來自全國各地,其中以北方,尤其是東北的居多。雖然機會非常的多,但是我剛入行,客戶不多,很多時候,只能幫同事帶客戶看房,偶爾能拿到他們分給我的提成,但大多數只拿著基本工資。

    因為做中介比較自由,閑得時候,我就跑到星巴克坐著,拿著手機,一邊擼網貸,一邊賭球。現在想來,自己的膽子真的好大,7天和14天這種網貸,借1500到賬900,借3000到賬2300,非常的可怕。當時的我,一心想把輸掉的錢贏回來,越賭越大,2千、3千一把的賭,但賭得越大,輸得越慘,最慘的時候,短短2個多小時,輸了8千多塊錢。

    后來,網貸也不愿意繼續放錢了,我只能把目光轉向身邊的好友,微信好友一遍一遍的翻,從比較熟的、聯系比較多的朋友開始借,多的幾千,少的幾百,借到錢立馬拿去賭,懷著僥幸心理,幻想著能翻身。

    之后,我開始經常失眠,一方面是因為輸了很多的錢,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做中介壓力比較大。比如有北京的客戶聯系我,說過幾天要來陵水看房,客戶不會只聯系一個中介,至少都會有三四個中介和他對接,怎么獲得客戶的信任,讓他從我這邊買房,需要花很多的心思。

    屋漏偏逢連夜雨,2018年4月22日,海南省政府發布通知,宣布海南全域限購,原本火熱的房地產市場,一下子就變成了寒冬。好不容易發展起來的幾個客戶,最后成為微信里的“僵尸”。因為形勢不好,公司原先承諾的3千元無責底薪自然是無法兌現了。

    這期間,因為沒錢還網貸,陸續有朋友說接到催債電話,問我什么情況。我告訴他們,出了點小狀況,問題不大,別理會,如果下次再接到類似的電話,直接掛掉就行。當然,一些不熟悉的朋友,即使接到催債電話,也不會聯系我。

    紙最終保不住火,有一天,老爸打來電話,問我是不是在外面借錢了。聽著熟悉的聲音,我腦袋一片空白,嘴里不停的說:“這些事你不用管,我來處理就行。”盡管我這么說,但老爸并沒有理睬,他堅持讓我回家一趟。

    剛進家門,就看見老爸坐在院子抽煙,他見到我,說了句:“回來啦!”,我回復到:“回來了”。在廚房的老媽跑出來,問我肚子餓不餓,說馬上就可以吃飯了。飯桌上,老爸一句話沒說。吃完飯,老爸才開口,問我欠了多少錢。

    那時我已經欠下高達25萬的債,但我并沒有如實和他說。我低聲說道:“10萬不到。”原以為老爸會劈頭蓋臉的罵我一頓,沒想到他聽了之后,并沒有過多的責怪我。他告訴我已經和姑姑聯系好了,找她借3萬先還掉一些。

    姑姑在鎮上開小賣鋪,是親戚中最有錢的人。去姑姑家的路上,老爸騎著摩托車,我坐在后座,無情的海風像一股股熱浪撲面而來,我的內心五味雜陳。到了姑姑家,一翻寒暄之后,她拿出事先準備好的3萬元現金,告訴我現在騙子特別多,在外面要多長點心眼,不要讓爸媽擔心。

    老爸則在一旁的,板著臉,一聲不吭。說實話,他要是臭罵我一頓,也許我的愧疚感會少些,他的沉默,反而讓我更加的羞愧難當。拿著錢,我暗暗發誓,今后再也不碰這些東西,腳踏實地的做人。后來,這筆錢被我拿來還了一部分網貸,因為網貸利息實在太高了。現在想來,自己真傻,應該先還借唄和信用卡。

    還記得剛開始時,網貸公司催債,電話那頭總是用非常囂張的語氣說,要我難看,還把催收函寄到我家里。老爸收到催收函,總會打電話問我怎么回事,我說:“沒事的,你別管”。電話那頭,沉默了一會,掛斷電話。現在,也許是覺得收不回錢,接到催錢電話,他們會說:“哥,你100塊50塊的還也行,實在沒辦法,1塊錢也行,我們好交差。”

    推薦網絡賭球App給我的那位朋友,前后輸了近15萬,他爸媽知道后,臭罵了他一頓,罵完之后,幫他把錢還了。但我爸媽能力有限,自己欠下的債,只能自己還。痛定思痛之后,我開始靠送外賣和酒店做服務員還債。

    2018年7月,我在陵水縣城找了一份酒店服務員的工作,月薪3500元。同時,我還找了份美團外賣的兼職,底薪800元,每單7元,淡季時每天送20單左右,每月能有5千的收入,旺季,也就是每年的冬天,送外賣能賺1萬多。一年下來,差不多有14萬的收入。

    騎了一年的電瓶車,33981公里

    也許你會好奇,一個大學畢業生為什么選擇送外賣和去酒店當服務員。在許多小縣城,如果你沒進到體制內,就算拿著研究生文憑,也未必能找到一份月薪5千的工作。所以,選擇這樣的工作,其實也是無奈之舉。

    酒店的工作是兩班倒,有白班和夜班,對半開。上白班的時候,我就晚上送外賣,上夜班時,我就白天送外賣。我最喜歡上夜班,因為夜班比較輕松,下半夜還能睡一會,更重要的是,白天送外賣的時間比較長,能夠送更多的單。

    現在我還記得當初去酒店應聘時的情景,最高學歷填的是高中,怕人家不敢要我,和送外賣的同事聊天,我干脆說初中畢業。自從出了事,除了過年過節,我很少回家里,不是怕聽村里人的閑話,而是見到父母日漸蒼老的臉,覺得很對不起他們。

    偶爾,會覺得自己很失敗,就像村里人說的那樣,一個大學生竟然淪落到送外賣,個中的辛酸,只有自己知道。一開始,被顧客、店家和保安“吊”,我非常的生氣,有時還會頂嘴,現在,不管我他們怎么說,除了不好意思,就是閉嘴,因為不想和他們浪費時間。

    有一次,我騎著電瓶車,一輛路虎突然從右手邊駛入,砰得一下,撞到車屁股,我連人帶車倒在地上當時,我第一反應是外賣灑了沒有,于是立馬扶起電瓶車查看,還好是鴨脖,完好無損。接著,我立馬看了一下眼前的這輛豪車,生怕哪被我撞壞了,好在外賣和車子并無大礙,只是我受了點傷。

    與車子發生碰撞后受傷照

    曾經,我覺得25萬并不是什么大數目,但現在才發現,對于普通的我而言,它足夠讓我幾年喘不過氣。從18年7月到現在,連續2年多的時間,我每天只睡6個小時不到,十幾個小時不停的連軸轉,甚至有一次連續5天沒粘床,全靠空閑時打盹兒熬過來。這樣的生活,雖然累,但讓我覺得很踏實。現在,我已經差不多還了有18萬的債,今年再堅持一年,就能夠徹底翻身了。

    曾經幻想著通過“賭”這條捷徑獲取財富,如今卻成為一個“負人”,負債累累,最終辜負了家人和朋友的信任。以前看新聞報道,有人因為賭博賭得傾家蕩產,妻離子散,我就感慨,世界上怎么會有那種人,一定是個傻子吧!

    本文來源:http://www.snowsharks.net.cn/info/280121.html

    標簽組:[社會萬象] [網絡賭球

    相關APP下載

    熱門話題

    教育推薦文章

    教育熱門文章

    免费看成年人视频在线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赏网